热门搜索:

但结果最后却出了意外你竟然没死反而把李家的人都杀了

时间:2018-12-15 19:44 文章来源:互联网

到手的家业没了,这让沈容在心中破口大骂那李家废物,这么多人竟然都解决不了一个楚休。
 
    说实话,如果之前李家没来找他谈这件事情,那沈容就算是知道了楚休灭掉了李家,他顶天也就只会惊讶一下楚休的实力和那李家的废物程度而已。
 
    但现在李家那边都已经承诺给他一半的家业了,结果现在全都没了,这却是让沈容有一种到嘴的肥肉被夺走的感觉。
 
    所以这段时间以来,沈容的脾气可是坏的很,让那些侍候他的下人都战战兢兢的。
 
    谁都知道,在沈家这位爷可是比家主还难伺候。
 
    这时沈容的一个心腹下人小心翼翼的端上一杯参茶,沈容接过去喝了一口,立刻就喷了出来,大骂道:“长没长心?这么热的茶端上来,想烫死我啊!”
 
    那名下人连忙道:“容大爷息怒,小的这就去重新换一杯。”
 
    沈容将茶杯扔到了一边,冷哼了一声道:“行了,别费力气了,奶奶的,都是因为那楚休,害得老夫最近干什么都不顺!也不知道他究竟是走了什么狗/屎/运,竟然能把李家灭掉。”
 
    那名下人闻言,忽然想到了什么,开口道:“容大爷,说起来那楚休能灭掉李家,小人倒是感觉很正常。”
 
    沈容冷笑了一声道:“你小子知道什么?两个家族的大战岂是你能够随意揣测的?这些东西你跟那帮下人吹牛就得了,还想在老夫面前显摆?”
 
    那下人尴尬一笑道:“小人当然不敢在容大爷面前显摆,只不过楚休手下那帮盗匪的实力当真是强的很,李家大部分的下人连人都没杀过,打不过也很正常。”
 
    此言一出,沈容顿时就是一惊,他连忙道:“楚休手下的那些人是盗匪?你怎么能确定?”
 
    那名下人尴尬一笑道:“因为小人之前因为实在是穷的吃不上饭了,也在南殇邙山做了一段时间盗匪,不过小人那点胆子容大爷你也是知道的,就只敢拿着刀在后面吆喝,真是没杀过人。
 
    我跟的那个盗匪老大叫连老三,也是个没什么本事的家伙,他曾经拿了别人的银子劫杀楚休,结果却被楚休联合另外一波盗匪给干掉了,那波盗匪的首领就叫马阔。
 
    小人当初若不是跑的快,肯定也要被他们干掉的。
 
    不过也幸亏他们干掉了连老三那个短命鬼,小人这才能够加入沈家,被容大爷您看中。
 
    前段时间我上街的时候就看到了楚休带着马阔在街上走,后来我还特意注意了一下,那楚休的手下,几乎都是当初跟着马阔的那一批盗匪。”
 
    沈容闻言眼中却顿时露出了一丝异色。
 
    他为人实力平平,能力也是平平,不过能在沈家当这么多年的大管家,沈容还是有一点心机算计的。
 
    这名下人提到马阔这件事情,顿时就让沈容联想到了许多的东西。
 
    南殇邙山的盗匪投靠了楚休,结果楚休第一次行商,就跟北殇邙山的盗匪达成了协议,平安无事的带着商队从殇邙山内走了一趟,天底下哪有这么巧的事情?
 
    谁都知道,南北殇邙山连成一片,楚休的手下是南殇邙山的盗匪,那他跟北殇邙山的盗匪也可能有很深的关系。
 
    而后楚休的商队被他弟弟楚伤抢走这件事情沈容也是听说过的,他走殇邙山就没事,他弟弟一走却出了事情,虽然表面上看是楚伤自己作死,但仔细推敲起来,这其中的疑点可也不少啊。
 
    想到了这里,沈容顿时露出了一丝莫测的笑意来,他好像已经知道这楚休的把柄了!
 
    拿出之前李承写给他的协议,沈容喃喃道:“还好当时没撕了它,现在它可是有用处了。”
 
    转身沈容对那名下人笑骂道:“这种事情你小子当初怎么不早说?”
 
    那名下人尴尬的笑了笑道:“当盗匪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那时候小人还没被容大爷你看中呢,当然不敢在其他人面前瞎说了。”
 
    沈容大笑道:“这次你小子可是立了大功了!走,跟我去见一见那楚休,李家答应给我一半的家业,这次我非要从那楚休手中抠出来三分之二才行!”
 
    此时的楚休还在自己的宅院里面练刀,忽然出现的那三名怪人给了楚休一种危机感,他准备先观察一下,这三人的目的到底是善还是恶。
 
    不过不论善恶,什么时候都是自己的实力最为重要,对于现在还不够强大的楚休来说,一切都是要以提升实力为主的。
 
    就在这时,高备忽然敲门进来,低声道:“公子,沈家的沈容来访。”
 
    楚休停下刀,拿着一块毛巾擦去额头上的汗珠,诧异道:“沈容?那是谁?”
 
    高备反应了过来,以楚休之前的地位,他好像的确是不知道这个人,高备连忙道:“沈容乃是沈家的大管家,虽然实力很弱,能力也很一般,不过因为现在沈家已经拜入了沧澜剑宗的沈白和现在沈家的家主沈墨都是他从小照顾大的,所以沈容在沈家内的地位极高,就连家主见了他也要客气一番的。”
 
    “那他来找我干什么?”楚休疑惑道。
 
    高备摇了摇头:“小的也不知道,他只带了一个下人过来,点名说要见公子你。”
 
    楚休有些疑惑的走出去,高备将其安排在了酒楼的一间包厢内,推门进去后,楚休露出了一个自然的笑脸,拱手道:“沈管家可是贵客啊,不知道沈管家来我这里,有何指教?”
 
    面对楚休,沈容态度傲倨,根本就连起身都没起身,他只是撇了一眼楚休身后的高备道:“我要跟你说的事情有些关键,不好落到其他人的耳朵里。”
 
    楚休微微皱了皱眉,但还是让高备下去了。
 
    等到高备离开后,沈容这才掏出一张纸来,递给楚休,淡淡道:“看看吧。”
 
    楚休接过来一看,上面赫然是李承写的协议,在他杀了自己后,沈容要庇护他李家不被楚家报复,而李家则是要拿出一半的家业给沈容当作是报酬。
 
    换而言之,眼前这老东西可以说是李家杀自己的合谋者,虽然最后没有成功。
 
    现在李家的人都已经死了,这东西只要沈容不拿出来,那就谁都不知道。
 
    结果现在沈容却是堂而皇之的将这东西拿给自己看,这是什么意思?羞辱自己吗?
 
    楚休铁青着脸,将那张纸拍在桌子上,冷声道:“沈管家你这是什么意思?”
 
    沈容淡淡道:“我的意思很简单,李家当初承诺要给我一半的家业,但结果最后却出了意外,你竟然没死,反而把李家的人都杀了,你也吞并了李家。
 
    这样一来李家许诺我的东西,我可是没得到,所以现在这些东西就由你楚休来给吧,不过却不是一半了,而是三分之二!”
 
    楚休气极反笑道:“沈管家,你这是老糊涂了不成?你要帮着李家杀我,结果没杀成,反而狮子大开口管我要东西,凭什么?”
 
    沈容冷笑了一声道:“凭什么?就凭我知道你楚休勾结南北殇邙山的盗匪,劫杀过路商队,甚至还劫杀你楚家自己的商队,废了你的亲弟弟!”
------------
 
第三十九章 勒索
 
    当沈容说出这番话的一瞬间,楚休的脸微微一抽,但心中却是已经掀起了滔天巨浪来。
 
    勾结盗匪,残杀族人。这是什么样的罪名楚休当然知道,这是足以要命的罪名!
阔动手帮你杀的人,我跑的快,侥幸逃得了一命。现在倒好,你这边竟然明目张胆的把马阔给带在身边,这胆子可不是一般的大啊。”
 
    楚休闭上了眼睛,他终于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了,但这也只能说是巧合,一个无奈的机缘巧合。
 
    当初楚休选择马阔来帮他,一个是因为马阔的实力不错,胆大心细。
 
    第二个便是因为马阔几乎没在北殇邙山出手过,而在南殇邙山时他虽然出手过几次,但也都没留下什么活口。
 
    而唯一一次有人知道马阔和楚休之间的关系,便是马阔第一次和楚休见面时,楚休雇佣马阔帮忙杀连老三的那一次。
 
    连老三麾下的盗匪人数众多,也算是有几分功夫的,所以当时马阔只是将其击溃,杀了一些人,并没有全部杀光。
 
    而且楚休当时也的确是没考虑到这点,因为连老三麾下的人都是盗匪,轻易是不敢进通州府的。
 
    没想到这其中却是偏偏有这么一个人,不仅回到了通州府,还加入了沈家麾下,被沈容看中,最后点出了马阔的身份。
 
    这一切都只能说是机缘巧合了,合该楚休倒霉。
 
    睁开眼睛,楚休重新坐下,沉声道:“所以沈管家的意思是管我要一笔封口费喽?”
 
    看到楚休如此快的就镇定下来,沈容还有些微微一愣。
 
    方才还死不承认,结果现在有了确切的证据又摆出这么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光是这幅心态便算是个人物了。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