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脸上有鞭痕的那人拿着一柄造型狰狞的鬼头刀另外两个人则是手持长

时间:2018-12-15 19:51 文章来源:互联网

 只要是瓶颈,那跨过去之后就必将迎来实力的一次暴涨,以楚休现在的实力,对上楚宗光他根本就没有把握。
 
    而且现在时间有些太紧了,此时就已经是中午了,晚上沈墨便会过来,如果再多几天的时间,楚休还可以让马阔去殇邙山找韩豹,请韩豹出手救他,可惜现在已经来不及了。
 
    楚休想了想,他的眼中不由得露出了一抹骇人的冷芒来。
 
    祠堂内有纸笔,是平常记录拜祭日期等东西用的。
 
    楚休在纸上写下了一些东西,将其折叠后交给高备,沉声道:“去把这张纸交给马阔,让他放到那三个怪人那里,在他们拿到东西之后,就让马阔立刻离开,回殇邙山。
 
    还有你自己也是,把纸张交给马阔之后你就立刻带着商队离开通州府,去清源镇,记住了,走了之后,就别再回来!”
 
    高备的眼中露出了一抹震惊之色,把自己和马阔都打发走,楚休准备要干什么,虽然细节不知道,但结果高备已经能隐隐猜出来了。
 
    他刚想说些什么,楚休便直接低喝道:“时间紧迫,没有时间废话了,直接按照我说的去做!”
 
    高备咬了咬牙,将那纸张贴身放置,离开了祠堂。
 
    楚休却是面无表情的打开了食盒,里面有他最喜欢的黄酒,还有一只锦鸡和小菜。
 
    面色平静的倒了一杯酒,撕下一只鸡腿,不过此时楚休的眼中却是隐隐透露出一抹杀机来。
 
    楚家继承人的位置他是坐不上了,计划赶不上变化快。
 
    事情走到今天这一步楚休也是不想的,但他不想被废去武功,所以其他人,那就只能去死了!
 
    入夜,楚家大宅灯火通明,沈墨也是如约而至,对于楚家的识趣,沈墨还是很满意的。
 
    沈墨只是带了几名心腹下人来到楚家,楚宗光直接带着楚开和刚被放出来的楚生还有一些楚家的长老亲自出来迎接。
 
    “沈家主这次能来,当真是令我楚家蓬荜生辉啊,宴席都已经准备好了,请进。”
 
    楚宗光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虚伪的笑容,虽然他也暗恨沈墨的强势,不过人在屋檐下,该低头还是要低头的,既然他不准备跟沈家为敌,那面子上的东西就一定要做足了。
 
    沈墨随意的拱拱手道:“楚家主客气了。”
 
    等到所有人都到客厅入座之后,楚宗光对着沈墨举起酒杯道:“沈家主,我那逆子杀了沈容一事,当真是一个误会,那逆子一向都不安份,这段时间不知道惹出了多少的麻烦,今天我就当着沈家主你的面废了他,给沈家主你赔罪!”
 
    沈墨点点头道:“我等这样的武林世家,弟子最重要的就是守规矩,无规矩不成方圆,那楚休的确是应该教训一下了。”
 
    楚宗光一挥手,沉声道:“去把楚休给我带过来!”
 
    过了片刻,楚家那名凝血境的武者便将楚休给带了过来。
 
    沈墨这还是第一次见楚休,只不过这第一面就让他感觉有些奇怪。
 
    楚休此时应该是知道了自己的处境才对,被剥夺了所有的权力,还要被废去武功,为何他脸上竟然没有丝毫的慌乱之色,反而还平静的很?
 
    楚宗光冷哼了一声,刚想说些什么,便听见一声巨响传来,楚家大门直接被轰开,一声声惨叫从前院传来。
------------
 
第四十二章 二十年前的往事
 
    楚家的突发事件让所有人都是一愣,包括沈墨都是如此。
 
    以楚家在通州府的地位,谁人敢如此明目张胆的打上楚家?也就只有他沈家有可能,但现在自己就在楚家内,那打上门的又是谁?
 
    此时楚宗光也顾不得去惩罚楚休了,连忙带着人走到前院。
 
    不过刚来到前院,一股刺鼻的血腥味便扑面而来,楚家一些女眷甚至当场就尖叫了起来。
 
    整个楚家前院此时仿佛是一个修罗场一般,几十名楚家下人管事的尸体躺在地上,有些甚至连个全尸都没有。
 
    在那尸体中央,三名气势强大的武者就站在中央,正是昔日楚休在客栈内见到的那三个怪人高手!
 
    这三人当中,脸上有鞭痕的那人拿着一柄造型狰狞的鬼头刀,另外两个人则是手持长枪。
 
    在看到那三人的一瞬间,楚宗光的面色骤然一变,仿佛见了鬼一般。
 
    脸上带着鞭痕的那人看着楚宗光狞笑道:“张宗海!不,应该叫你楚宗光才对,你这个阴险无耻的卑鄙小人,没想到吧?我们还活着,并且还找到了这里!
 
    这二十多年来,我们找遍了整个东齐都没有发现你的踪迹,原来你当初加入龙骑禁军时,用的竟然是假名!”
 
    “龙骑禁军!”
 
    这个四个字一出,在场的众人面色顿时一变,沈墨更是看着楚宗光惊骇道:“你竟然是龙骑禁军出身!”
 
    楚休的目光中也是带着惊诧之意,显然他也没想到,楚宗光竟然还有这么一个来头。
 
    所谓的龙骑禁军乃是东齐军方所属的一支军队,不过却是精锐当中的精锐,其中实力最弱者都必须有先天境界的实力。
 
    而且龙骑禁军虽然名义上归属军方,但实际上却只有东齐皇族才能指挥得动,乃是专门听命于皇室的一支精锐力量。
 
    身为直接归属于东齐皇族的精锐,龙骑禁军的身份根本就是通州府一个小家族之主没法比的,结果楚宗光在二十多年前竟然脱离的龙骑禁军,举家迁移到通州府来当一个土霸王,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是很让人深思的。
后,他们负责拖延,我们十几个伍则是负责拿着或真或假的宝物逃离,分散目标。
 
    正巧我们这一伍拿到的是真正的宝物,就在我们拼死抵抗追杀者时,楚宗光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竟然拿着宝物逃走了!”
 
    那脸上带着鞭痕武者面色狰狞,指着自己脸上的鞭痕恨声道:“那时候大哥带着我们好不容易躲过了追杀者,但因为丢失了宝物,我们几个差点被二皇子所杀,我脸上的鞭痕就是二皇子因为迁怒而打的!
 
    大哥身为伍长,更是受了整整一百记青龙鞭,被硬生生的打死!我们三人虽然侥幸逃得一命,但也被抽了几十鞭,身受重伤,根基受损,这辈子都只能停留在御气内罡境!”
 
    后方的楚休长出了一口气,明白了,他终于明白楚宗光的异常是因为什么了,也明白了原版剧情当中楚家的家族事变是因为什么了。
 
    楚宗光的实力并不弱,龙骑禁军出身他绝对强于同阶武者,这也是当初楚宗光能够轻易就在通州府立足的原因。
 
    只不过这二十多年来,楚宗光一直都在研究他抢来的那件宝物,荒废了修行,甚至荒废了管理家族,荒废了一切。
 
    怪不得楚宗光对于任何事情都不上心,成天闭关,一心求稳。
 
    对于楚宗光来说,天大的事情都没有他研究那宝物来的重要。
 
    那脸上带着鞭痕的武者看着楚宗光冷声道:“当初你加入龙骑禁军之时实力最弱,大哥也是最为照顾你,结果就是因为你,这才害死了大哥,这么多年,你难道就心中无愧吗?”
 
    楚宗光长出了一口气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当初那宝物就在我手里面握着,那是可以让人一步登天的至宝!换成是你们,你们难道不心动吗?”
 
    那脸上带着鞭痕的武者冷笑道:“好个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当初你背叛了我们,但你可知道,我们这次能顺利找到你,也是有人给我们传信,我们这才知道你之前用的竟然是假名!”
 
    “是谁!?”楚宗光的面色骤然一变。
 
    楚休从人群中走出来,站到了一旁,淡淡道:“是我。”
 
    楚宗光的面色顿时变得难看无比,他指着楚休厉喝道:“孽障!你可知道你究竟干了什么!?你这么做会毁了整个楚家的!”
 
    楚休冷声道:“父亲大人,这可是你逼我的,我杀了沈家一个仆人你便要废我武功,你可知道对于武者来说这意味着什么?生不如死!我不想去死,那死的也就只能是你们了。”
 
    那脸上带着鞭痕的武者冷笑道:“楚宗光,你也有今天!当初你背叛我们,现在却是被自己的儿子出卖,这就是报应!”
 
    楚宗光的眼中露出了一抹狠厉之色,沉声道:“三位,当初那件事情的确是我做的不对,不过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我愿意把那宝物拿出来,我们几人共享,你们放过我一次可好?”
 
    脸上有鞭痕的那人冷笑了一声道:“放过你?我想答应,大哥泉下有知都不会答应的!”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